导航菜单
首页 > 医学科普 » 正文

行贿医院的最大代价:海尔施百亿市值梦碎?

  医药网8月18日讯 眼看煮熟的鸭子却飞了!对于一只脚已经踏入A股的海尔施原股东来说,暂缓发行意味着上市前途未卜。
 
  8月16日晚间,海尔施生物医药股份有限公司(海尔施601206)发布《暂缓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发行工作公告》,公告显示:针对公司出现媒体质疑事项,出于保护投资者权益的考虑,经公司与保荐机构协商决定,将暂缓后续发行工作并主动进行核查。待媒体质疑所涉事项核查结束后,公司及保荐机构将及时公告后续发行事宜。
 
  媒体质疑的事项是由一个月前泰州的一个公号引发而来,这个公号于7月14日发布的文章虽然没有直接点名海尔施,但是给海尔施带来的影响却是巨大的。
 
  祸起行贿案
 
  7月14日,微信泰州微视听(账号主体为:泰州广播电视台(泰州广播传媒集团))公众号发布了一则题为《医疗检验领域名堂不小,3位检验科人员因受贿获刑,一家医院竟被判单位受贿罪……》的消息,该消息说的是泰州市第四人民医院检验科及相关人员受贿被处罚及判刑一件案件。
 
  8月17日,记者再次点开该工号当天的文章时,该文章已被删除,头条位置也开了天窗。
 
  不过医学界的一篇文章《深扒!检验科主任受贿的水有多深?》,也再次翻出了体外诊断行业的一系列行贿事件。其中泰州市第四人民医院的冯亚松和许晓峰分别为该医院的检验科主任和副主任,俩人均是于2014年最后一天被立案侦查涉嫌受贿罪。
 
  尽管检验科主任在大型医疗设备的采购上没有拍板的权利,但在普通的检验试剂采购中却有着决定性的话语权。检验科会在购进体外诊断试剂的过程中,按照试剂售价的3%~10%向企业收受回扣。相关回扣款,是以入外账的形式用于科室集体活动、发福利等。对此,泰州市海陵区法院将这种行业常见的“赞助费”,直接定性为“行贿”。
 
  起诉书显示,2010年年底至2014年下半年间,被告单位泰州市第四人民医院检验科在从泰州恒信医疗用品有限公司、上海海尔施诊断产品有限公司(以下称“上海海尔施”)等业务单位购进试剂的过程中,账外按照试剂销售额的3%~10%向上述公司收受回扣总额达495800余元。
 
  该起诉书中所提到的上海海尔施正是即将上市发行的海尔施全资子公司,由起诉书的指控不难看出,上海海尔施存在向泰州市第四人民医院检验科给予回扣的嫌疑。从案件审判结果看,目前只对泰州市第四人民医院检验科和相关受贿人员进行了处罚和判刑,尚未提及对行贿方的处理。
 
  6月23日,人民检察院案件信息公开网也发布了一则消息:2016年5月18日,连云港市连云区人民检察院决定,依法对海尔施生物医药有限公司诊断产品五部经理、上海海尔施诊断产品有限公司销售经理黄帅涉嫌行贿罪立案侦查。犯罪嫌疑人黄帅依法被刑事拘留,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侦查中。
 
  犯罪嫌疑人黄帅不仅是海尔施生物医药有限公司诊断产品五部经理、上海海尔施诊断产品有限公司销售经理,同时也是海尔施第三大股东——海畅投资的股东。
 
  全资子公司涉嫌行贿,股东员工涉嫌行贿,这么大的事件,在海尔施的招股说明书中却未见涉及,这是否为了故意避开证监会的监管红线呢?
 
  行贿的代价
 
  起诉书中提到的上海海尔施,在整个海尔施的业绩比例中举重若轻。
 
  招股说明书显示,上海海尔施自成立以来,报告期内为海尔施贡献了大量的营业收入和利润(2013年至2016年6月,净利润为3307.70万元、4235.42万元、5912.66万元、3033.84万元)。
 
  而海尔施2013年、2014年、2015年以及2016年1-6月,公司的营业收入分别为94,754.65万元、120,188.75万元、152,546.23万元以及82,760.51万元,2013年至2015年的年复合增长率为26.88%;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12,422.86万元、13,234.48万元、16,120.45万元以及7,704.51万元。
 
  这意味着上海海尔施自2013年以来,贡献的净利润分别占海尔施的26.7%、32%、36.7%、39.4%。不仅占据比例非常大,且贡献利润的比例逐年递增。如果因为行贿事件而被迫砍掉上海海尔施,海尔施几乎失去半壁江山。
 
  更令人担忧的是,对于目前已经发生商业贿赂的丑闻,依照招股书中的要求,还很可能会影响到海尔施的代理权。
 
  招股意向书披露,海尔施与贝克曼库尔特、美艾利尔、Immucor等公司主要经销品牌的供应商在合同中约定了反商业贿赂条款,要求发行人及其下级分销商必须遵守美国反海外贿赂法(FCPA)的相关规定。而本次海尔施子公司员工和其子公司的行贿的行为是否触及到其与供应商之间的反商业条款,是否影响代理权,仍需要相关部门去界定。
 
  美国对海外公司行贿的重罚,不仅包括美国本土企业,也包括在美国上市的其他国家跨国企业,而药企、医疗器械企业就曾因在中国行贿遭美国重罚。
 
  例如,2015年7月29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宣布,婴儿配方奶粉制造商美赞臣公司将支付1203万美元,以和解有关其在华行贿从而违反美国《反海外腐败法》的民事指控;2012年8月7日,辉瑞制药在包括中国在内的8个国家,向当地官员以及医生和医护人员等国有单位公职人员行贿,最终辉瑞与美国司法部和SEC达成和解协议,缴纳6016万美元罚金。
 
  招股书显示,贝克曼库尔特始终为海尔施的第一大供应商,其所代理的产品大多来自该供应商。报告期内,海尔施向贝克曼库尔特进行的采购金额分别为4.04亿元、4.77亿元、6.57亿元和3.29亿元,占其采购成本总额的比例分别高达64.01%、59.68%、59.57%和59.11%。公司近6成采购集中在这一家供应商身上,本身就有较大的供应商依赖风险。
 
  对于贝克曼库尔特来说,其副总裁温格尼先生曾在公开场合称,中国是贝克曼库尔特全球市场中具有战略意义的一环,中国区的业务已成为我们整体业务增长的基石,并将在未来十年内继续担当增长引擎。中国市场的地位对于贝克曼库尔特可见一斑,因此该公司一定会为了企业合规放弃掉一些有风险的业务。
 
  而如果本次海尔施所涉案件,一旦违反了《反海外贿赂法》或违反了其与供应商之间的反商业贿赂条款,影响到海尔施在相对产品上代理权,则对于以代理产品为主要收入来源的海尔施来说将是非常致命的打击。
 
  第一大供应商占比畸高的问题,连证监会也予以了关注,证监会在申请文件反馈意见中对海尔施提出多项问询,其中一项问询便是:建议:(1)请按年度分别补充披露报告期内公司的品牌代理情况、公司与主要供应商的品牌代理合约的主要内容。(2)请补充披露公司试剂和耗材销售与代理设备的对应关系,并结合同行业情况,对发行人主营业务及核心竞争力进行进一步客观准确地披露。(3)请保荐机构、发行人律师核查并补充说明发行人是否具备设备品牌代理资格,并对发行人是否对设备品牌制造商构成依赖发表专项意见。
 
  此外,证监会还建议,请补充披露报告期内发行人免费提供以及直接销售体外诊断仪器的种类、数目及占比,采用免费提供形式的,请说明是否构成捆绑销售或不正当竞争行为,采用直接销售模式的,请说明发行人是否存在向医院商业贿赂行为。请保荐机构及律师结合同行业公司开展同类经营业务所采用的销售模式,说明发行人采购此种销售模式的合理性。
 
  百亿市值梦碎?
 
  目前海尔施上市前途未卜,设想海尔施如果没有收到行贿事件影响的话,市值会达到多少呢?
 
  目前A股中,体外诊断上市公司分别有润达医疗、达安基因、科华生物、利德曼、万孚生物、迈克生物、迪安诊断、美康生物、九强生物、万润股份等。
 
  上述公司2015年的净利润依次分别是:9176.03万元、10123.73万元、21062.49万元、15721.96万元、12535.15万元、25104.36万元、17479.49万元、16126.75万元、24504.35万元、25784.75万元。
 
  而截止8月17日11点30分,上述公司的市值分别是80.59亿元、196.45亿元、104.67亿元、58.06亿元、87.48亿元、146.03亿元、181.84亿元、122.19亿元、121.72亿元、178.92亿元。
 
  相比之下,与海尔施净利润最相近的是美康生物,其当前市值为121.72亿元。而美康生物2015年6月份市值最高时曾达到240亿元左右。
 
  不过这百亿市值梦恐怕因反腐案的揭开而前途渺茫!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